首頁 | 學校概況 | 機構設置 | 教學工作 | 科研工作 | 后勤服務| 隊伍建設 | 機關建設 | 對外辦學 | 校園文化
·中共營口市委黨校2019年度部門
·2018年部門決算公開
·2018年預算公開
·2019年部門預算公開
·2017年部門預算公開及2016
·2017年中共營口市委黨校部門決
·中共遼寧省委關于貫徹《中國共產黨
·2018年財政預算公開
·2016年黨校部門決算公開
   
 
首頁 > 理論探討  
為什么要重新討論馬克思“是對的”?
[發布時間:2012-05-16 09:47:58 ][閱讀次數:33172 次]

       2011年4月耶魯大學出版社出版的特里·伊格爾頓的新著《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在海外引起了廣泛關注。現在這部著作已經譯成中文,由新星出版社出版,在國內又引起了很大反響。在這里,我想沒有必要對特里·伊格爾頓其人其書進行評論,而是應該對出版此書的社會現象及啟示進行討論。
    出版意味著什么?
    在英國和世界文壇,特里·伊格爾頓的著作有一個鮮明的特點,就是:批判。他近年一部影響很大的著作《后現代主義的幻象》,對當代許多人迷戀的后現代主義進行了犀利的批判和中肯的評論。這次,他出版《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有兩個問題引起了人們的興趣:一是,一個從事文學批評和文化批判的學者,怎么寫起政治評論的書來了呢?二是,這樣一個以批評、批判出名的學者,為什么要提出馬克思“是對的”這一辯護性的問題呢?
    應該講,特里·伊格爾頓對資本主義從文化批判走向政治批判,是由主客觀兩個方面的因素決定的。從主觀來說,他的文學批評和文化評論從來就以具有政治性著稱,他能夠寫出這么漂亮的政治評論是不奇怪的。但是,他在今天寫這樣的政治評論,又是由今天的時代條件這一客觀因素決定的。事實上,即使在蘇東劇變,世界社會主義運動遭受嚴重挫折的時候,西方就有一些有識之士認為,蘇聯模式的失敗不等于社會主義的失敗,更不等于資本主義的勝利。比如,哈貝馬斯就說過:“西方社會所獨有的難題,并沒有隨著柏林墻的倒塌而得到完全解決。”由美國次貸危機引起的全球金融危機,證明了資本主義的許多深層次矛盾并沒有解決。在這樣的時代條件下,特里·伊格爾頓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從文化轉入政治是必然的。但是,這部著作的出現,說明了西方學者對資本主義的批判正在向縱深發展。這一社會現象,才是真正值得我們重視的。
    一貫以批評見長的特里·伊格爾頓,在《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一書中,批判性一點也沒有減少——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和對馬克思的辯護,本來就是一體兩面的事。眾所周知,馬克思主義不僅是在批判資本主義的過程中誕生的,而且是所有批判資本主義的理論中最為深刻也最為系統的科學理論。因此,不管是否喜歡,是否贊成馬克思主義,一旦觸及到資本主義經濟政治等問題,就必然會討論馬克思主義或“同馬克思對話”。特里·伊格爾頓曾就十分熱門的各種“新興文化理論”說過一段話:“我們可以很公允地這么說,新興文化理論多半產生自與馬克思主義所進行的創造性對話。新興的文化理論試圖探討與馬克思主義有關的問題,同時卻又與它保持距離。”這里,道出了西方許多人在馬克思主義問題上的復雜心態。與這些人不同的是,特里·伊格爾頓是以“馬克思主義者”自居的文學批評家,他總是稱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者。而且,他對馬克思主義的文本做過認真研究,有許多獨到的見解。當全球金融危機使資本主義陷入困境時,《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問世也就順理成章了,而這正意味著馬克思主義重新為人重視了。
    帶給我們的啟示
    應該講,《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這部著作,對于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工作者是有幫助的。
    首先,我們在這本書中注意到,特里·伊格爾頓的批判風格是非常鮮明的。他在書中反駁了西方最常見的十種反馬克思主義的觀點。這些觀點,有的我們也做過評論,但有的我們并不是不知道,卻未必能直面。這對我們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工作者是很有啟示意義的。
其次,我們在這本書中注意到,特里·伊格爾頓十分重視馬克思文本的研究和應用。在他反駁反馬克思主義、為馬克思辯護的觀點,有這樣三種情況:
    一是長期以來被西方政客和學者歪曲和丑化的觀點。比如那么多年來,西方一些人不斷地宣稱馬克思主義結束了,污蔑馬克思主義意味著恐怖、獨裁和暴政,胡說馬克思主義是一種宿命論或烏托邦,歪曲歷史唯物主義關于物質與精神、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筑關系問題上辯證法,等等,特里·伊格爾頓在書中一一給以正名了。
    二是由于我們曾經對馬克思主義的片面解讀給世人留下的印象,特別是蘇聯模式在世界上造成消極影響的觀點。對此,特里·伊格爾頓在書中也進行了分析,以事實證明這不是馬克思、恩格斯的過錯。
    三是馬克思提出過的一些富有遠見的科學觀點,由于過去的歷史條件沒有引起人們的重視,今天一些人以新的實踐為由頭來批評馬克思主義過時的觀點。比如,他講到馬克思關于“位于工人和資本家中間”的“數量持續增長的中產階級”的論述,長期來被我們所忽視;再比如,他講到馬克思說過“一般的社會知識正在變成一種直接的生產力”,可以說幾乎預見到了今天信息社會的主要特點等等。特里·伊格爾頓以他對馬克思文本的熟悉,引用了他多年來研究馬克思文本的成果,對這些反馬克思主義的觀點進行了有根有據的分析和批駁。
    反觀我們的理論研究,有的很熟悉馬克思主義經典,但由于過去的歷史條件對于馬恩的某些前瞻性論述缺乏了解和研究,對蘇聯和我們自己理論工作中的不足及其教訓也缺少深刻反省;有的則人云亦云,不是照抄前人教科書的論斷,就是照搬西方的見解,恰恰對馬恩的文本不作深入的研究。至于有的年輕學人只讀過幾本馬恩著作,未能把握其全貌的情況更是十分突出。在讀特里·伊格爾頓著作的時候,包括讀《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時,他對馬恩文本的熟悉這一點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再次,我們在這本書中還注意到,特里·伊格爾頓對中國發生的變革,包括理論發展和創新的成果很少論及。即使在講到市場經濟與社會主義的關系,為馬克思辯護時,強調的也是西方馬克思主義的“市場社會主義”理論,而不是我們創新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這可能是由于這部著作承擔的使命,是在批判資本主義時為馬克思主義辯護,所以很少涉及在現實生活中特別是在中國發展著的馬克思主義。也許,這是因為我們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工作者,還沒有能夠拿出在世界上廣為傳播并令人信服的理論成果,或者說我們的成果還沒有能夠在世界上為大家所了解。
    在這個問題上,與其說別人的不足,不如更重視我們自己的原因。我們應該從這本書中進一步意識到自己的使命。鄧小平說過:對于四項基本原則“需要根據新的豐富的事實作出新的有充分說服力的論證”,只有這樣,“才能夠說服那些向今天的中國尋求真理的人們”。要完成這一重大任務,“決不是改頭換面地抄襲舊書本所能完成的工作,而是要費盡革命思想家心血的崇高的創造性的科學工作”。鄧小平的這些話已經說了32年,我們在這期間雖然做了不少工作,有不菲的成就,但同中國的發展速度和在世界上的政治影響相比,我們做的還是不夠的。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提出,要進一步增強國家文化軟實力,努力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在這樣的要求的指引下,我們更需要急起直追。
    可以說這部《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帶給我們四點啟迪。這就是:一要重視對馬克思主義的學習,特別是對馬克思、恩格斯原著的學習;二要重視對當代資本主義的研究和批判,在批判中深化對馬克思主義的認識和對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認識;三要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進一步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四要努力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成果,包括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介紹給世界各個國家的讀者。這是我們中國理論工作者的責任和使命。
 
作者:李君如   來源于人民日報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主辦單位:中共營口市委黨校 管理中心電話:0417-2993962
版權發布:營口之窗網站  技術支持:營口愛思達計算機信息網絡有限公司
河内五分彩注册代理